所在的位置:糖酒财富 > 酒联盟 > 人物 >
李秋喜谈论纯粮酿造
2013-11-25 09:53:21 酒类媒体 糖酒财富 【大】【中】【小】 点击: 参与评论 我来投稿
  相比业绩压力,行业内部分企业对酒精勾兑包装上标注含糊更让李秋喜觉得形势严峻。甚至感慨“雾里看花看不明白”,“纯粮酿造成本都很高,在市场上从价格上来讲是没有竞争力,国家明文规定这种酒勾调出来之后要在你的产品标识上给消费者标识清楚,但现在好多企业有的不标识,有的甚至还标识‘纯粮酿造’,用句不客气的话这是在欺骗消费者。”

  如果仅考虑市场、成本等因素,未来纯粮酿的酒很可能仅留下一小部分,这让李秋喜最为担心,“整个把白酒行业给毁了”。在他看来,中国的白酒行业为什么能延续几千年靠的就是传统酿造文化传承,但如果都用酒精勾调,“就跟啤酒一样机械制造的没有文化可言。几千年的行业很可能由此失去了传承,这个矛盾是很严峻的一个问题。”
\

  记者:我之前有看到你在一个食品安全论坛上提到勾兑酒和纯酿造酒的区别,你也提到最大的问题是不是纯粮酿造的酒它在标识上没有标出来它是勾兑还是纯粮酿造,这个问题是不是对行业未来的发展还是有很大的潜在问题?

  李秋喜:最近白酒行业里开展“三C”计划,就是品质诚实,服务诚信,宣传诚信,应该这样。用酒精勾兑白酒它就是新工艺白酒,问题在哪儿呢?国家明文规定这种酒勾调出来之后要在你的产品标识上给消费者标识清楚,现在好多企业这样的酒在标识上还标识的是纯粮酿造,用句不客气的话是在欺骗消费者。作为汾酒来讲,我们所有的产品标识是非常明确的,确实做到了宣传诚信,品质诚实,服务诚信。

  记者:现在除了我们很多自有品牌,我们还有很多合作的子品牌等等,也要求他们全部标识上吗?

  李秋喜:所有的产品,只要是汾酒集团下面的,不管你是股份公司,还是其他子公司,你所用的原料必须按照有关国家规定去严格执行,绝不允许有任何不符合国家有关标准的一些行为发生。

  记者:有的没有标上被发现了怎么办?

  李秋喜:我们有一条叫做一旦发现就地免职。

  记者:很死的命令?

  李秋喜:对。

  记者:业内这么多行业的其他的企业负责人,大家有在一起聊过这个问题吗?我们企业能做点什么,或者整个行业协会,或者相关部门对是否标识明确的写上我是纯粮酿造还是酒精勾兑,探讨过这样的问题吗?

  李秋喜:探讨过好几回。

  记者:大家意见怎么样?

  李秋喜:大家意见不太统一。纯粮酿造的酒和酒精勾兑的酒,这两个酒都是国家允许的,现在酒精勾调的酒占的比例还比较大。如果我们舍去一头,强调另一头可能对这些企业,只不过我们所做的一些努力要告诉所有生产的企业,我们倡议要诚实宣传,要诚信经营,一定要把我们所使用的原材料里里外外的标识在我们的产品上,让消费者消费的清楚,购买的明白,这是我们国有大企业应该做的。

  记者:很多其他的同行也是行业内的大企业,它也会有一部分做酒精这块,汾酒也大力进入这块领域了,因为这块利润率真的很高,我们为什么还坚持纯粮酿造这一块?

  李秋喜:中国的白酒之所以能传承几千年,这是与它的纯粮酿造分不开的。所谓传统的就是国际的,鼻祖的就是国际的。中国的白酒传承这么多年,并且一直在不断的发展壮大,是基于传统酿造所蕴含的文化底蕴,如果都是酒精勾调的这种酒,它的文化内涵是比较欠的。所以,如果我们失去了中国传统酿造这种基本酿酒要求,中国的白酒文化很可能就会毁之一旦。

  记者:再回到行业上,您刚刚跟我们讲了很多有关行业诚信宣传的问题。明明我不是纯粮酿造大家酒瓶上还说我是,不把它特别的标识出来。另外还有一个问题行业最根本的还有一个标准问题,这个纯粮宣传最后就是因为我的标准没有很明确,大家就没有很好的执行,汾酒作为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在标准问题上没有什么特别可有作为的吗?

  李秋喜:其实标准问题是一个困扰白酒行业多年的问题,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包括我们的产品要想出口,走向国际市场,标准是制约中国白酒走向国际市场的一个很重要的瓶颈,其实酒精勾兑和纯粮酿造是一个标识问题,不是标准问题。它只有按照诚信宣传,企业做到这一条,是什么原材料标识什么原材料就足够了。关于白酒行业的标注性问题得上升到国家层面去解决。现在好像酿酒协会和国务院有关部门也着手做这方面的工作,我想在不久的将来标准问题是会解决的。

本文关键词:李秋 谈论